四川时时彩怎样玩:第五百二十六章

    第五百二十六章重回k國,爭吵

    頒獎典禮后很快便到了新年,樊塵深和葉流云對娛樂圈已經很是熟悉了,工作早早就安排好了。

    唯獨沈歡愉,蘇慕錦讓許流年不用著急安排工作,讓她和家里人過個好年。

    所有人都在忙碌,唯獨他找不到自己需要忙碌的事。

    蘇連城恐怕還在牢里,而許微則在不知名的哪個城市瀟灑,這么算下來,她不僅空無一人,還無家可歸。

    不對,她還是有地方可去的。

    海市蜃樓照舊每天有人打掃,空蕩蕩的高樓大廈立在這兒,卻沒有絲毫煙火氣,活像是鬼屋。

    有不少人投來橄欖枝想邀請蘇慕錦參與節目嘉賓或者是現場主持人身份,但統統被拒絕了。

    開著電視,一如既往嘈雜且了無新意的節目播放著,換了一身家居服,難得興趣起來了燒了個菜。

    等一切準備就緒,已經八點整。

    蘇慕錦坐在自己的位置,面前是裊裊升起白煙的濃湯,將那張原本精致的容貌暈染出幾分的柔光。

    過年夜,外頭是燈火通明的團圓日,隔著一扇門,屋內蒼涼悲愴,寂寥得很。

    “叮咚?!?br/>
    她剛準備吃飯,突然聽到聲響,這個時候,有什么人會過來?

    蘇慕錦想了很多的情緒,卻沒預料到當門口站著的是他時會是什么樣的想法。

    “你怎么回來了?”

    顧昀琛一身手工定制的黑色大衣,內搭一件暗紋色襯衫,若非這人身形筆挺,連呼吸都一絲不亂,恐怕還以為這人凍傻了。

    “新年快樂?!?br/>
    男人終于開口,字字酥麻入骨,仿佛要將自己化為血肉,混入她的血肉中。

    蘇慕錦眼眶升起一層迷霧,強烈的壓制下,不允許將眼前男人的模樣有絲毫的暈染。

    顧昀琛一步步將她攬入懷中,特意將大衣蓋住她的兩側,免得沾染了室外的寒氣。

    氣溫,一點點在升高。

    蘇慕錦埋在顧昀琛的懷里,心里名為脆弱的種子飛快的萌芽生長,并且結果。

    “不是說讓我自己回來嘛?!?br/>
    顧昀琛仿佛能想象得到那張帥氣逼人的臉上難得浮現出來的獨屬于女人的嬌羞,那足以壓倒他所有的理智。

    喉嚨處滾了滾,“我舍不得?!?br/>
    蘇慕錦抱著他的動作一頓,正想從他懷中起來,看看他是以什么樣的心情在說這句話。

    然而,剛有所動作,腦袋上突然多了一只手,狠狠壓著她的腦袋。

    腦袋上好像落下了什么東西?

    好似,吻?

    難道是她想錯了嗎?

    顧昀琛眼里的笑怎么都藏不住,幾乎要溢出來似的。

    隨著政策改革,從城市開始已經開始禁止燃放煙花爆竹,茳市作為城市中的城市,自然要以身作則。

    但不能燃放煙花爆竹,自然可以有其他的東西代替。

    窗戶外,高樓大廈樓外點綴著星光,組合而成正好是新年快樂的字眼。

    只為你一人的新年,愿傾盡我的一切。

    不知道是不是多了一個人的原因,蘇慕錦倒是感覺房間里多了不少人煙氣。

    是夜,蘇慕錦只覺得自己踩在云上,起初見到顧昀琛的感動和驚喜蕩然無存,昏過去前一秒的腦海里只閃過“顧昀琛,總有一天我要把你踩在腳底下”的堅決。

    對于忙碌是家常便飯的兩人的來說,難得的溫馨安靜倒是有些不習慣。

    而事實是,這份安靜對他們兩人來說絕對是老天爺瞎了眼了。

    舒沉的電話來得異常急促。

    電話雖然沒開擴應,但對蘇慕錦來說這點阻礙根本不算什么,一邊收拾行李一邊還耐著薪資詢問。

    一心二用,對她來說再簡單不過。

    電話掛斷,行李也差不多收拾好,一個小小的背包。

    上飛機前兩人分頭行動,顧昀琛前往中非,蘇慕錦去往k國。

    “陀曼”沒想到在這時候徹底爆發起來。

    當初以為解決了顧明流,“陀曼”一事本應當告一段落,卻沒想到其中牽扯到了蘇祈。

    蘇慕錦起初聽到這兩個字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但出自顧昀琛的嘴,她知道絕對沒有任何虛假成分在里面。

    蘇祈嗎?

    都到這地步了還不肯放棄。

    顧昀琛著重挑了重要的事,主要是蘇祈所負責的項目和承擔的角色。

    爆發的源頭在中非,并且顧昀琛所有的主力也全部調往中非,其中雖然堅持想派人跟著蘇慕錦,卻被她拒絕。

    中非情況緊急,正如顧昀琛不放心蘇慕錦一樣,同樣的,她也是如此。

    哪怕為了他/她,也必須要活下來。

    兩人抱著同樣的信念,各自前往戰場。

    踏入k國機場,距離上次來這里好像過了很久,又好像沒過多久。

    機場附近廣告打得密密麻麻,蘇慕錦認了許久,才從腦子里找出一個合適的影子。

    這不是某大小姐所謂的朋友?

    當初還因為她不肯簽下她鬧出不小的動靜,現在看上去倒是過得不錯。

    不過,這個和她可沒什么關系。

    叫了車,說了目的地后便躺在后座上,順便用手機搜了最近的新聞,裝作不經意的開口,“最近新聞還挺多?!?br/>
    下意識的一句話,打消了不少司機心里的顧慮,話茬子被打開。

    “可不是嘛,現在新聞上一天一個事,我們這些人呢了解的不多,大多都是聽自己孩子說起來的?!?br/>
    司機回憶起自己孩子常常在耳邊念叨的消息,以此為基礎和蘇慕錦一番討論。

    你一言我一語,討論得異?;犢?。

    不知不覺,也到了目的地。

    “謝謝師傅?!彼漳澆踉誄搗訓幕∩匣茍喔艘恍案@?,算是付出的報酬。

    不等司機在背后的喊話,直直往室內走去。

    然而,腳步剛踏進去,就聽見一陣爭吵,聽聲音還有些熟悉。

    “你別太過分了,這是我哥的公司,你馬上從這里給我滾出去?!?br/>
    “該滾的,是你?!?br/>
    喲,不錯不錯。一來k國就給了她這么大的見面禮也算是對得起她了。

    不過這份禮物收不收,要怎么收那看得可是她。

    嘴角一抹輕勾進去的笑意慢慢露出去,吵著兩人爭吵中心走去。

    。

四川时时彩1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www.xnhqj.tw 本文網址://www.xnhqj.tw/book/178/178515/5726076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d3zww.com/178_178515/57260768.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