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时时彩网:第七百三十三章 大結局3

    叮鈴——

    晚上酒吧門剛開,一個穿著校服的女孩子推門進來。

    徑直走到了吧臺旁邊坐著的男人面前,將手里的一個保溫盒放在吧臺上。

    “最近天氣燥,給你做了冰糖梨膏,那柚子茶也做了兩罐?!?br/>
    “我說了,不用你這樣?!?br/>
    唐玨看著藍色的保溫箱,輕蹙著眉頭說道。

    “我喜歡這樣。記得喝?!迸⒆臃畔鹵N潞?,轉身就走。

    似乎她就是個送保溫箱來的郵差。

    “等一下?!碧歧逕焓腫プ×伺⒆擁氖滯蟆拔矣謝案闥??!?br/>
    他的手指很涼,跟那個記憶中總是帶著溫暖的手不太一樣。

    許佳人任由唐玨拽著她,一直走到酒吧外的后巷。

    嘭——

    身子被狠狠摁在了冰冷的墻壁上,許佳人的脊椎碰著墻,一陣疼痛。

    他還真是一點都不手下留情。

    唐玨剛把女孩子甩出去,心里就是“咯噔”沉了下。

    他沒想到這個女孩子這么輕,像是沒有身份分量似的。

    早知道她這么弱不經風,他就不會這么狠的甩脫手。

    再看女孩子,果然臉色發白,身子也在微微顫抖。

    唐玨覺得他真是像極了混。蛋。

    不過,也許這樣是好事兒。

    “聽好了,我不喜歡你。你就算做再多的果茶柚子茶,還是t。的什么別的東西,我都不會喜歡你!你不要白費勁了!”

    唐玨單手撐在墻壁上,將女孩子整個人都圈在了自己的可控范圍之內,他故意用極冷的聲調說道“如果不是看在駱少的面子上,我早就把你轟出去了?!?br/>
    “嗯……”許佳人仰著頭,看著那雙結了冰的褐色眸子,輕輕點了點頭。

    “聽明白了?”唐玨蹙眉。

    她這副軟萌的樣子,到底是聽懂他的話了,還是被嚇傻了?

    駱亦然說她很厲害,可是唐玨怎么看都沒看出她厲害在哪里。

    “嗯?!?br/>
    許佳人舉起自己的手腕“可以把手放開了嗎?”

    唐玨這才驚覺,他一直攥著女孩的手腕。

    猛的松開手,唐玨注意到她手腕的地方有些發紅。

    “你的手……”

    “說完了?說完我回家了?!?br/>
    許佳人說完從唐玨的手臂下鉆了出去,往前走了幾步,她又轉身“唐玨,無論你在這個世界是不是喜歡我,會不會喜歡我,我都會付出,我欠你的?!?br/>
    唐玨“……”

    女孩子說完這番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后巷。

    唐玨卻在巷子里站了足足半個小時,還是酒吧的手下來找他,他才回了神。

    一進去就看到吧臺上的藍色保溫箱,不知為什么他的心頭一陣煩亂。

    “呦——”

    濃烈的香水氣味涌來,一雙涂著紅色指甲的手纏在了唐玨的臂彎“又是那個小姑娘送來的吖?唐少,您這魅力真是夠大的,把人家小女孩迷得不要不要的?!?br/>
    唐玨厭惡的推開柳姿月,道“她是駱少的朋友?!?br/>
    “駱少的朋友和看上你沒關系吖?!?br/>
    柳姿月伸手去開吧臺上的保溫箱“我悄悄,小姑娘送了什么好東西來?!?br/>
    “這個不是給你的?!?br/>
    唐玨伸手搶在柳姿月前面把保溫盒拎在了手里,道“我放到辦公室去?!?br/>
    “切?!繃嗽慮岷咭簧?,譏笑道“看來,我們唐少的心快要被人家小女生給捂熱嘍?!?br/>
    今天駱亦然沒有來辦公室,唐玨拎著保溫箱進去,打開后看到里面放著一排密封的透明玻璃瓶。

    每一瓶都是色彩鮮艷,維持著水果原有的顏色。

    哪怕是沒有打開,唐玨也能感覺到每一瓶果茶和果醬的香氣。

    他不明白,為什么那個女孩子會為他做這些。

    原本想要把這些瓶子全部丟掉,可最終唐玨還是沒舍得。

    晚上回到家里,他取出保溫箱的瓶子放進冰箱,冰箱里基本上已經被各種顏色的瓶子占滿了。

    放好了新的密封瓶,唐玨拎著保溫箱走到廚房,將新的保溫箱摞起來。

    已經第六個保溫箱了……

    她似乎只是送來,從來不問他要瓶子也不要箱子……

    真是奇怪的女孩子。

    自從那天晚上之后,唐玨足足半個月沒有再見到那個女孩子。

    不知怎么了,他總覺得心口空落落像是丟了什么。

    “唐玨,今晚去吃飯?!?br/>
    駱亦然下午剛過就捧著一束梔子花來了,手里還提著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物盒。

    大概又是要去應酬。

    唐玨跟著駱亦然去過幾個應酬的場合,所以根本沒有多問。

    他要在清北市立足,需要這樣的交際應酬。

    晚上應酬的地點在清北市的明珠酒店。

    這個偏遠的小城,能叫得出名字的高檔酒店也就這一家。

    雖然聽起來有些可憐,可是這家酒店的飯菜絕對沒的說。

    尤其是這酒店的海鮮,竟然是空運來的,真是讓人驚訝。

    唐玨來過這家酒店兩次,一次是他剛到清北市,駱亦然為他接風。

    還有一次是駱亦然介紹北坤的一些元老給他認識。

    不知道今天又是什么應酬,讓駱亦然這么大的手筆。

    “今天吃飯的是女的?”唐玨上了車子問道。

    那束梔子花的香氣讓車子里都是香味。

    駱亦然輕笑一聲“對呀!你不知道?”

    “我怎么會知道?”唐玨拿起后座上包好的花束,道“不過你怎么不送玫瑰?送梔子花?我第一次見到泡妞送這個的?!?br/>
    “你懂什么啊,玫瑰多俗氣啊?!甭嬉噯磺屏搜厶歧?,問道“唐玨,你對佳人什么想法?人家可是直接跟我說了,喜歡你噢?!?br/>
    “呵?!碧歧邇徉土艘簧?,把手中的花束扔在了車座上,褐色的眸子里滿是不屑“喜歡我什么?這張臉么?”

    他們才認識了多久?寥寥幾次見面,他實在是想不明白那女孩子喜歡她什么。

    這幾天柳姿月倒是提醒了他,小姑娘大概是覺得他長得還不錯,所以喜歡吧。

    這種喜歡,果斷時間就會淡了。

    駱亦然聽出來唐玨這語氣里的不屑,他停好車后,說道“唐玨,佳人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她既然說喜歡你,那就不會只是喜歡你的這張臉……難道說,你覺得我長的不如你帥?”

    他足足喜歡了那丫頭五年,也不見她說一句喜歡。

    。

四川时时彩1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www.xnhqj.tw 本文網址://www.xnhqj.tw/book/167/167837/5726077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d3zww.com/167_167837/57260777.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