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时时彩怎么玩:551、伏擊

    此時的楚凌正和段云一起站在不遠處的山坡上圍觀這一場混戰。曾經的名門子弟段云公子經過了十幾年的亂世流離終于也磨煉成了一個面對戰場也面不改色的人物?;鴯庵?,一個個人倒下代表著一個個生命的消逝。段云的神色卻出奇的平靜,他不由地響起了當年他剛剛離開家的時候的情形。

    那時候的段云是個實打實的公子哥兒,即便他并不紈绔甚至可以算很努力,但依然是個什么都不懂的公子哥兒。被搶劫,被欺騙,被迫跟著難民逃亡,甚至面臨著生命危險。他也看到了天啟人在貊族的鐵騎下的掙扎求生地慘狀。

    如果一開始段云離開家人地庇護只是為了姑母和兩位表妹一時義憤,那么后來他就是真的為了所有天啟百姓的遭遇而痛苦了。權貴們可以拖家帶口的逃到安全的地方,但是絕大多數的尋常百姓卻連逃都沒有勇氣逃,因為逃亡的路往往也代表著死亡。所以他徹底斷絕了前往江南回家的年頭,如果不能拯救天啟,那么就與之共沉淪吧。

    如果是幾年前段云絕不敢想象會有這樣的一天。但是竟然真的讓他等到了,所以即便他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段云對戰場卻也毫不畏懼,因為他早已經做好了準備。

    “你把紫荊關的兵馬都抽空了,就不怕拓跋贊沖進來?”段云問道。

    楚凌笑道:“他要進來就進來唄,我們要守得又不是紫荊關一個地方?!?br/>
    段云微微點頭道:“確實,紫荊關與梁州其實關系并不大。而且拓跋贊現在只怕也沒有精力來找我們麻煩了。真正要提防的是素和明光?!碧崞鶿睪兔鞴?,楚凌也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道:“表哥,你對素和明光了解有多少?”他們得到的消息,素和明光一直駐扎在梁州邊界上按兵不動,讓人完全不明白他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如果說素和明光故意怠慢避戰楚凌卻也不會相信的,即便是呼闌部再厲害如此明目張膽的戲弄敷衍北晉人也太過分了。若真想要對付呼闌部,北晉人即便是現在騰不出手來,只要扶持幾個與呼闌部有仇的部族,即便是不能讓他們傷筋動骨只怕素和明光的麻煩也不小。

    段云低眉沉吟了片刻道:“非常難對付的一個人,素和明光二十出頭就掌握了呼闌部的大權,當時呼闌部前任狼主剛死,呼闌部的處境十分艱難。素和金蓮那時候也才是個剛剛十歲出頭的孩子,素和明光以一己之力三次擊敗了想要趁機搶奪呼闌部地盤的人,不到十年時間,呼闌部在他手里就成為了能與勒葉部抗衡的塞外強族。而且…這個人的思路,有時候很詭異,總是喜歡出其不意?!?br/>
    楚凌點點頭表示贊同,“這個看出來了,所以…表哥你覺得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段云沉吟了良久,這個問題他也一直都在想卻沒什么結果。因為他也不太明白,這個時候素和明光不幫著拓跋贊盡快攻占梁州,待在邊界上按兵不動是想要干什么?

    “不會是想要掉頭攻打潤州吧?”段云皺眉道。

    楚凌搖搖頭道:“應該不會,此時攻打潤州有何意義?”即便是素和明光能夠在段時間內打下潤州,但隨之而來就會面對信州,滄云城,從惠州掉頭回來的馮錚,甚至是對岸的天啟禁軍。靈蒼江潤州段并不算什么天塹,水流也還算平穩。從前是天啟禁軍不敢渡江而不是真的不能渡江。一旦臨江城告急,對面的天啟禁軍必然不可能坐視不理。到時候素和明光只會將自己陷入天啟數十萬大軍的包圍之中。

    段云點點頭,“也對,但是如果他不打算進攻梁州又不打潤州的話,他留在邊界上做什么?總不會是想要……”段云突然一頓,楚凌也豁然抬起頭眼眸。兩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凝重,“你的意思是,素和明光想要打滄云城?”

    滄云城在潤州和梁州的邊角上,素和明光確實可以從那里出發轉向西南方攻打滄云城。而現在滄云城也確實沒有什么兵馬駐守,只是……段云皺眉道,“那豈不是與攻打潤州沒什么區別?”益陽市陷入敵軍的包圍中。

    楚凌搖頭道:“不一樣,你別忘了當年滄云城以一己之力力抗北晉大軍十多年而不倒。一旦真的讓素和明光占據了滄云城,就等于是在我們的背后楔入了一顆釘子。他隨時可以出來作亂,我們卻未必拿他有辦法。另外…滄云城對于北地的人來說有不一樣的意義,一旦滄云城被奪下,我方只怕會士氣大損?!?br/>
    在天啟朝廷完全不作為的十幾年里,滄云城可以說是北地的天啟百姓唯一的希望。即便是那個希望遙遠到他們去不了,但只要在那里中還是有一縷希望的。這種感覺不僅僅存在北地的百姓中,甚至是遠在江南的許多天啟同樣有這種感覺。

    段云眉頭微皺,沉聲問道:“那怎么辦?咱們現在分不出兵力來阻攔素和明光了?!?br/>
    楚凌深吸了一口氣道:“素和明光到底是什么打算還不好說,讓人盯緊他…順便,做最壞的打算吧?!蹦抗飴督瞪較碌惱匠?,沉聲道:“至于這里,速戰速決!”

    節奏明快地鼓聲在山谷中咚咚地響起,沒一下都仿佛是敲在了人的心上。

    山下的戰況越發的激烈起來,黃翦見狀心知不妙,一狠心放棄了還在困戰中的兵馬,帶著人飛快地朝著外面沖去。這一幕,自然讓居高臨下的楚凌看了個清清楚楚。

    “公主,黃翦要跑?!迸員?,馮思北皺眉道。

    楚凌對他笑了笑,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去吧?!?br/>
    馮思北大喜,立刻拱手稱是。一揮手帶著身后的一對人馬飛快的消失在了山林中。

    “黃翦狡詐多端,投靠他的那些悍匪中也有好幾個高手。你讓馮思北一個人去,行不行?”段云問道。楚凌笑道:“思北的實力絕對是足夠了,年輕人還是要在戰場上實打實的磨礪才能成才的??鞒遠嗔?,自然就懂了?!倍臥粕釕畹目戳慫謊鄣潰骸拔以趺淳醯媚憒永疵揮泄昵崛說氖焙??”

    楚凌扭頭,眨巴了一下眼睛道:“表哥,你在說什么?我現在也還是很年輕啊?!?br/>
    段云無語地看著她,楚凌笑瞇瞇地道:“你知道…這世上有一種人,天生就比別人聰明啊。人們一般稱之為天縱英才?!?br/>
    段云挑眉道:“你是想說,你就是這種人?”

    楚凌笑道:“難道我不是么?”

    “……”就算你真的,這樣自己夸自己臉皮也太厚了一點。

    馮思北帶著人一路追著黃剪逃走的方向而去,順利地在黃剪等人將要沖出谷口之前將人攔了下來。眼看著就要逃出生天,橫空里殺出一個年輕的小子攔住去路,黃剪自然是氣急敗壞。對身邊的人怒吼道,“殺了他們,沖出去!”

    馮思北嗤笑一聲,帶著身邊的人就沖了過去。

    跟著馮思北的人都是神佑軍中的精銳,真正的神佑公主親衛中的親衛。自然也不會懼怕這些南軍和山賊組成的烏合之眾,一個個跑到比馮思北還快。

    一個中年男子迎上了馮思北,馮思北手中的劍干脆利落的一劍過去,直接將人從馬背上挑落了下來。周圍的人立刻都發現了這個年輕的小將不簡單,當下幾個人合圍過來。馮思北仗劍在手,縱橫來去頗有幾分所向披靡之勢。他一路上毫不動搖,直往黃剪的方向逼去。

    黃剪厲聲道:“快!放箭!放箭!”

    只是此時南軍早已經亂了陣型,黃剪周圍除了護衛就是如沒頭的蒼蠅一般四處亂撞的人,弓箭手就更沒有多少了。即便是有人領命放箭,也是稀稀落落根本對馮思北造不成什么影響。

    見狀,黃剪連忙調轉馬頭想要換個方向走。馮思北野不著急,伸手取下自己掛在馬背上的弓箭,開工搭箭就朝著黃剪的方向射去。

    一個路過他身邊的青年提醒道,“小馮將軍,公主要活口?!?br/>
    馮思北笑道:“知道。放心吧,射不死他?!?br/>
    羽箭破空而至,黃剪的馬兒受到了驚嚇開始瘋狂地往前跑去,顛簸的坐在馬背上的黃剪也險些脫了韁繩?;萍粑薹?,只得伏在馬背上死死地抱住馬脖子。馮思北在后面看得清楚,輕笑一聲一提韁繩,馬兒嘶鳴一聲拔腿就朝著黃剪追了過去。

    馮思北的戰馬是一匹百里挑一的好馬,即便是在這樣算不上平坦敞闊的山谷中也是恍如平川。轉眼間就追上了脫離了護衛?;さ幕萍?。

    黃剪自然不是馮思北的對手,不到三兩招就跌下了馬背,在地上翻滾了幾卷北一把長劍頂住脖子。

    “饒…饒命!”黃剪連忙叫道,“少俠饒命!”

    馮思北冷笑,“什么少俠?你當爺是混江湖的么?”

    馮思北連忙改口道:“將軍!將軍,饒命啊?!狽胨急鋇慕@衛味プ潘牟弊?,冷聲道:“起來,別?;ㄑ?。若不是公主說要活口,你以為你還能活到現在?”

    “是!是!”黃剪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無比乖順識趣的模樣幾乎要讓人以為他和之前在神佑公主面前侃侃而談的不是同一個人了。見他如此配合,馮思北也不由放松了幾分,同時對心中對黃剪也多了幾分輕視。之前還以為這人有多厲害呢折騰出這么大的動靜,沒想到竟然是個膽小無能的怕死鬼。

    馮思北正要附身去抓黃剪,卻聽身后一陣冷風襲來。連忙側身貼靠在馬背上,兩支羽箭擦著他的他頭皮飛過。饒是馮思北這樣的人,也不由得驚出了一身冷汗。他不等他反擊,原本站在跟前乖順無比的黃剪卻突然暴起,手中一把利刃毫不猶豫地刺向馮思北的心窩。

    這一刀既狠又快還無比精準,直奔馮思北的心口而來。馮思北來不及多想,手中長劍往跟前一當,黃剪的刀被震得斜開了去。他也并不氣餒,順勢就將刀刺向了馮思北的左肩。

    同時,不遠處偷襲馮思北的弓箭手再一次出手。嗖嗖又是兩箭,一箭射向了馮思北的身上,另一只箭卻射向了馮思北座下的戰馬。馮思北提劍去擋射向自己的箭,左肩便被黃剪的匕首劃過,帶起一陣火辣辣的疼痛。

    戰馬吃痛了一下,跳躍著帶著馮思北就往前奔去,瞬間將黃剪拋在了后面。

    馮思北正當年輕氣盛,驟然吃了這樣一記悶虧哪里肯忍。當下在馬背上一個挺身坐起,抓起馬背后掛著的繩索一甩就將后面轉身逃跑的黃剪給套了個正著。然后才抓起弓箭,蹭蹭兩箭射出,解決掉了躲在暗處偷襲自己的人。

    “喲,馮兄這是掛彩了啊?!焙竺娓仙俠吹那『檬歉齦胨急畢嗍斕男〗?,見馮思北著這難得狼狽的模樣不由調笑道。今天他們的伏擊很成功,這一戰打得并不算艱難,馮思北在軍中年輕一輩中素有第一高手的稱號,除了神佑公主幾乎就沒有服過誰。如今卻被黃剪這么一個連二流都算不上的人弄傷了,可不是讓人看笑話了么?

    馮思北輕哼一聲道:“小傷?!?br/>
    那人笑道:“既然抓住黃剪了,馮兄先回去見公主復命吧。也看看傷,剩下的交給兄弟們?!彼蛋氈闋磧狹似斯吹牡腥?,同時留下了一串爽朗的笑聲。

    馮思北被黃剪弄得十分狼狽,自然也不會對他客氣。當下拖著繩子一路拽著黃剪就往紫荊關而去。

四川时时彩1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www.xnhqj.tw 本文網址://www.xnhqj.tw/book/163/163858/5725857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d3zww.com/163_163858/57258578.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